顶尖?娱乐?现金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05-14 09:08  【字号:      】

顶尖?娱乐?现金

  原标题:中方反制措施落地,美股应声重挫,纳指创年内单日最大跌幅

  昨天晚间,中方重磅反制措施发布。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办公室决定,自2019年6月1日0时起,对已实施加征关税的600亿美元清单美国商品中的部分,提高加征关税税率。 受此消息影响,隔夜美股市场应声大跌。美股三大股指收盘重挫,道琼斯指数下跌超过600点,纳斯达克指数收跌近3.5%创下了年内最大的单日跌幅。

  纳指跌超3.4%,创年内单日最大跌幅

  从昨天盘前的种种消息看,中方重磅的反制措施使得本就脆弱的美股投资者神经更加紧张。投资者对于美国经济可能陷入衰退的担忧情绪也在持续施压市场,使得隔夜美股遭受重挫。截止收盘,标普500指数收跌近70点,跌幅2.41%,收报2812点。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收跌617点,跌幅2.38%收报25325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收跌270点,跌幅3.41%报在了7647点。标普500指数11大板块涨跌各异,但有9大板块收跌,占到了绝大多数。其中,伴随着美债价格大涨,具有避险属性的公用事业板块是唯一收涨的板块;房地产板块收平;信息技术板块领跌,跌幅高达3.7%,其次是非日常生活消费板块。

  美股科技股集体重挫,苹果大跌近6%,市值单日蒸发超过500亿美元;Uber大跌11%;亚马逊跌3.5%,市值跌破9000亿美元大关,单日蒸发330亿美元;微软跌2.97%,谷歌母公司Alphabet跌2.6%。美股五大科技股市值单日合计蒸发了超过1300亿美元。特斯拉跌5.2%。费城半导体重挫4.7%,创1月初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而周一盘中看,道指最多曾下跌约720点。衡量美股市场恐慌程度的CBOE波动率指数VIX大涨超过28%。

  欧洲股市方面同样受到了美国经济问题和国际关系紧张化等因素的影响。欧洲斯托克600指数报收372点,下跌1.21%,多数行业板块和欧洲主要国家的股市都是收盘走低的趋势,其中汽车和基本资源股领跌。在欧洲其他股市中,德国DAX 30指数下跌1.52%,;法国CAC 40指数下跌1.22%;英国富时100指数下跌0.55%。

  另外,受到避险情绪高涨的因素影响,纽约商品交易所6月交割的黄金期货价格上涨14.40美元/盎司,涨幅1.1%,收于1301.80美元/盎司,这是4月10日以来国际金价首次收在1300美元上方。周一早间的黄金期货价格最低曾经下跌到1282美元/盎司附近。布伦特原油期货下跌将近0.7美元,跌幅扩大到将近1%,跌到了70美元/桶附近。美国WTI原油期货价格下跌超过1%,收在了61美元/桶的下方。

  美债倒挂,美经济衰退担忧加剧

  中方重磅反制措施无疑使得美国市场内部担忧情绪升温,投资者担心企业成本增加、利润率下降、并使资本开支计划受到阻碍。面向国际关系风险敞口最大的芯片制造、工业及原材料等板块承压明显,也就是我们看到科技股领跌的情况。

  美国3个月国债收益率上周内两次上涨并超过10年期美债收益率,出现倒挂现象,这被看做是经济衰退即将到来的典型信号。在过去的50年间,美国一共发生过6次这种倒挂情况,美国经济平均在利率释放倒挂信号后的311天后陷入衰退。比如,美国在1989年、2000年、2006年都发生过国债收益率倒挂现象,而在其后的1990年、2001年和2008年,美国经济都陷入了衰退之中。这种担忧情绪下美股承压,隔夜市场始终被笼罩在下跌阴云之中。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周一公布的4月份消费者预期调查报告显示,公众对未来物价上涨的预期降至2017年末以来的最低水平。纽约联储的报告还发现,公众对未来一年收入增长的预期从2.6%放缓至2.4%,低收入家庭的预期收入降幅最大。

  美联储官员周一发表讲话表示,他并不提倡现在就降息。另外,美国联邦政府财政赤字问题也引发市场关注。美国财政部于5月10日周五发布了月度联邦政府收支报告,由于开支持续大于收入,2019财年头七个月(去年10月至今年4月)美国联邦政府的预算赤字达到了5310亿美元,同比大涨近38%。

  美国市场内部,很多业内人士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不确定性因素还会变得更大。美股还会持续动荡。有华尔街分析师指出,美股重挫并不是纯粹由恐慌情绪造成的,更大的原因在于股市的价值重估。

  中方600亿美元反制清单

  体现精准性打击

  就在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以一句“wait and see”回答外国记者关于“中方为何没有宣布对美反制措施”后几个小时,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的公告应声落地。公告直指美国政府5月10日对中国2000亿美元清单商品上调加征关税税率,导致中美经贸摩擦升级,违背双方关于通过磋商解决贸易分歧的共识,损害双方利益,不符合国际社会的普遍期待。

  以此前一年双边贸易额计算,600亿美元和2000亿美元从比例上看,均是对对方40%的出口商品加征关税。“此次中方反制措施并非追求规模平等,而是重在精准性打击”,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高凌云说。

  高凌云:“这一方案把上次公布的600亿清单中的附录1和2付诸实施,做了一些删减。我们的反制措施很显然不是追求对等反制,而是追求精准性。要充分考虑国内的承受能力和反制的精准性、效果。”

  记者查阅清单发现,对美征税的四个档位中,各类商品均有所涉及,但比重不同。5%的主要集中在化工、仪器类,10%和20%少量涉及食品类,而最高25%的征税档位中,农产品、食品占比较大。考虑到替代性较低,目前5%档位征税税率并未上调。高凌云进一步解释说:

  高凌云:“对于加征关税较高(如25%、20%)的美国产品,中方选择标准是,这些产品替代性相对更大。也就是说,除了从美国进口外,我们也可相对容易地从其他国家找到补充产品。因此,选择这样的产品,我们承受的税负比例更小,而美国的出口商承担的税负相对会更大。”

  根据相关测算,去年8月美方对华340亿美元加征关税,中方承担了其4%的负税,此后进一步提高至7%。进入2019年,随着美方对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关税,中方承担税负约维持在9%至10%之间,即1成比例。而美国本土的零售商、生产企业、消费者承担了90%的新增税负。这一结论与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皮那洛普·戈德堡和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经济学家帕布罗·法戈鲍姆3月发表的一篇论文结论不谋而合。

  引入“豁免”机制

  中方试行对美加征关税商品排除工作

  记者注意到,此次中方在发布反制清单的同时,还发布公告试行开展对美加征关税商品排除工作。其中提到,从事相关商品进口、生产或使用的在华企业或行业协会,如寻求商品替代来源面临困难,或加征关税对其造成了严重经济损害及对行业造成重大负面结构性影响等,可向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申请不再加征我反制措施所加征的关税。高凌云称之为“‘豁免’措施的引入”。

  高凌云:“制定清单时,会根据一定原则来选择反制商品,但依次选出的某些商品具有一定的特殊性,这点企业了解地更清楚。引入这个“豁免”程序就是要充分考虑到企业、行业的特殊情况。”

  在昨天的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进一步阐释了中方的态度。

  耿爽:“加征关税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中方从来不会屈从于外部压力,我们有决心有能力维护自身的合法正当权益。”

  记者:柴华、丁飞、刘会民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