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最全最新最准资料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05-15 04:24  【字号:      】

全网最全最新最准资料

  原标题:一条大直路首尾两个名 

      沿着约3公里长的香港路进长江隧道,隧道口前的300米路,却突然变成了球场街;从武珞路往南走约1.5公里,路牌上的“宝通寺路”突然变成了“石牌岭西路”;从硚口区前往东西湖区,20多公里的解放大道西端末尾,突然冒出一段3公里的工农路。

      近日,不少市民向本报反映,明明在一条直线上,却在末尾的一小段路上出现了不同的路名,令不少有“强迫症”的市民抓狂。武汉晚报记者就此进行探访。

      一条直线两个路名令人挠头

      唐先生反映,江岸区香港路至长江隧道入口之间的300米路段叫球场街,香港路至长江隧道明明是一条大直路,却要分取两个名字。而球场街东北面,还有一条球场路,一字之差,极易混淆。

      “同一个区内,一会儿是工农路,一会儿又变成了解放大道。”唐先生还注意到,硚口区的工农路,东接解放大道,在同一个硚口区的行政区范围内,一条路分为两个路名。

      市民赵先生则反映,武珞路至雄楚大道之间的一条大直路,就被分段命名为了宝通寺路和石牌岭西路。宝通寺路由武珞路向南而下,长约1.5公里,在距离雄楚大道不到300米时,路名变成了石牌岭西路。

      “一路两名”多因分段建设

      大直路中的小段路为何分段命名?武汉晚报记者从江岸区民政局了解到,球场街是从1940年前后沿用下来的路名,球场路则命名于二十多年前。香港路于1990年代命名,以往的命名不如现在严谨科学,才出现了“球场路”和“球场街”这样容易混淆的名字,大直路命名也不统一。

      武汉晚报记者了解到,洪山区石牌岭西路建成时,现宝通寺路所处的位置还是一片菜地,武昌区宝通寺路得名于其北面的宝通寺,宝通寺路建成时,尚未与石牌岭西路打通,直到与其垂直的瑞景路修通后,宝通寺路才与石牌岭西路打通。

      解放大道则是从1950年代起,历经40余年,分时期分路段分批建成,现工农路东端的解放大道路段,是1972年改建汉宜公路后形成的。工农路原为菜地,上世纪五十年代因古田工业区的建设,为其两侧的武汉染料厂、武汉制氨厂、武汉有机合成化工厂等新建工厂而辟。工农路建成后,其东、西两端仍为菜地。两条路建设时期、建设目的及其意义均不同,建设初期也并未相连。

      分段路统一路名早已有先例

      一条大直路却分段命名,能否更名统一?武汉晚报记者梳理发现,早有不少先例。

      2016年,《市民政局关于将硚口区长宜路、广华路更名为园博大道的批复》中提到,园博大道全长约6400米,西段和东段原分别为长宜路、广华路,为理顺当地道路命名格局,避免一条道路用多个名称命名,将长宜路、广华路更名为园博大道。

      2018年,《市民政局关于公布洪山区等部分标准地名的通告》中提到, 瑞丰路是园林路延长线,原命名为“瑞丰路”,群众习惯叫园林路,且该路段有园林路地铁站名,故将瑞丰路更名为园林路。

      网民反映的路名能否更名统一?江岸区民政局表示,球场街和球场路容易混淆,市民建议更名香港路可以理解,正对周边居民进行调查,若对居民和商户影响不大,将向市地名办进行申报道路更换。洪山区民政局工作人员也持相同态度。

      硚口区民政局则表示,工农路更改路名涉及面太广泛,社会、经济代价太大,不宜轻易更名。

      新的命名更名规范正在拟定

      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一段大直路从头到尾是一个路字的命名方式,具有唯一性和确定性,但也有弊端——道路太长,不易定位。

      例如,三阳路过了解放大道就叫澳门路,澳门路过了建设大道叫三眼桥路。“原本很长的道路,分成相对均等的几段,更容易定位。”

      该负责人表示,道路更名也要考虑社会、经济成本。地名的变更,会带来身份证、户口簿、产权证件、工商税务地址以及地名标志等相应更改,不仅给道路沿线单位、居民带来不便,其经济代价也不小。以往确实有过分段命名统一的案例,但这些路段均建成年限不长、沿线居民和商业少,更名代价小。

      武汉晚报记者获悉,今年,市民政局正组织拟定新的武汉市地名命名更名规范,研究确定武汉市道路等命名更名的层级、标准以及通名使用规则,有望减少类似情况。

      记者杨荣峰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