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牌游戏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05-20 09:07  【字号:      】

其牌游戏

  原标题:刘士余主动投案:痛斥“害人精”的他也成害人精?

  该来的总会来,哪怕是以出乎意料的方式。

  5月19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时,距离他卸任证监会主席刚刚过去113天。

  一切似在冥冥之中,因果自有循环。

  一、通报“不寻常”

  刘士余是本月第二位主动投案的正部级领导干部。

  有人言,字越少,事越大。但细看刘士余被通报的消息,事情大不大不好说,信息量却非常足。

  至少有以下几点很显眼:1。主动投案;2。涉嫌违纪违法,没有“严重”二字。3。依然被称为“同志”。4。目前是“正在配合审查调查”,而不是“接受调查”。

    二、刘士余的18条金句

  刘士余被查的消息虽然是在深夜发布,依然在短时间内炸醒了朋友圈,呈现出瞬间刷屏之势。公众之所以如此关心,和他曾经担任证监会主席这个备受瞩目的重要岗位有关——何况他还曾是“网红”证监会主席。

  2016年年初,刘士余走马上任证监会一把手,当时还曾引发一片惊呼。很多网友觉得这位主席的名字取得好:刘士余,势必要带来一波“牛市雨”。

  在刘士余担任证监会主席的三年里,其出镜率和曝光率很高。他之所以“收视率”持高不下,和其语言风格不无关系。

  我们不妨摘录一些他在担任证监会主席期间的“金句”,以窥其主政风格:

  1。作为证监会主席,我不能建议大家买股票,我更不能建议大家卖股票。

  2。老百姓挣点钱不容易,在市场流动性枯竭、大面积恐慌的情况下,不出手还得了。

  3。我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4。你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

  5。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你们赚钱有方还要守土有责。

  6。严惩挑战法律底线的资本大鳄,逮鼠打狼,敢于亮剑。

  7。资本市场不允许大鳄呼风唤雨,对散户扒皮吸血、要有计划地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

  8。没有IPO数量的提升,资本市场一些丑恶现象难以从根本上解决,数量上了,壳的价格不就下来了吗,还炒壳吗?

  9。少几分浪漫,多几分严谨,多几分理智。

  10。“10送30”的高送转方案在全世界罕见,一些上市公司大股东利用这个游戏,玩转高位减持,高潮散去后,给普通投资者留下一地鸡毛。

  11。对不分红的“铁公鸡”要严肃处理。

  12。商品期货成为了部分人炒作工具,黑色系如窜天猴,上蹿下跳。

  13。有些证券公司过去是能骗就骗,结果人家(客户)来了,又说“这里面弱肉强食,我们尊重市场”,那能行吗?

  14。企业IPO的数量不断增加,这是好事儿,如果资本市场要找米下锅,反而要出大事儿。

  15。尽管去年资本市场为服务实体经济做出新贡献,融资额度全球第一,但数字是成绩也是忧虑,数字质量还不够,两个交易所不能沾沾自喜,要把风险放在第一位。

  16。资本市场运行要稳,不能如窜天猴波动巨大,指数波动大受伤的是中小投资者。

  17。我是清华大学工程专业的,数理化是本行,毕业论文是计量经济学,都没敢想(预测指数),但出差到外地,电视上操着山西话、山东话、江苏话、浙江话的分析师都能预测到个位。

  18。好的政策都被“黑哨”给吹歪了,一些券商的经济学家明目张胆地胡说八道,要加强对“黑哨”的处罚力度。

    三、3年证监会生涯

  2016年3月1日至2019年1月25日,刘士余担任证监会主席的713个交易日,上证指数从2688.38点下跌3.21%至2601.72点,累计成交额135.03万亿元。当然,这是一道抛物线,在2018年1月29日,沪指也曾飙升到3587.03点。

  三年里,证监会审批新股共711只,退市7家公司;上市公司数量从2835家增长至3584家;股市总市值从40.38万亿增长至43.49万亿元;A股平均市盈率从13.5倍下降至12.45倍。

  事实上,刘士余不仅自带网红气质,其言行和活动甚至能影响股市。

  2016年2月20日,刘士余上任首日,上证指数大涨2.4%。2016年3月14日,刘士余第一次以证监会主席的身份亮相全国记者会后的第一个交易日,上证指数收2859.50点,涨幅1.75%;尤其是,两市当日全天成交5040亿元,较上一交易日大幅增加近2100亿元。

  刘士余上任一个月后,因重大信息披露违法,*ST博元被终止上市。

  2016年9月,证监会发布《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贫困县IPO绿色通道政策公布。

  2016年12月5日,深港通正式通车,作为沪港通的升级版,香港、内地资本市场进一步互联互通。

  2017年5月27日,证监会发布《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大股东套利减持受限。

  2018年6月6日,证监会发布《试点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并上市监管工作实施办法》,CDR政策正式推出。

  2018年11月17日,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新规出台,长生生物将被交易所强制退市。

    四、30年银行生涯

  1984年,23岁的刘士余从清华毕业。

  作为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的高材生,他在参加工作后仍然坚持学习,又拿下了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硕士和技术经济学博士学位,堪称一位学者型官员。

  在1987年至1996年的近10年间,刘士余先后工作于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中国建设银行。可以说,一参加工作就站到了时代潮头、改革一线。

  1996年至2006年的十年,刘士余是在中国人民银行度过的。这期间,他历任中国人民银行银行司副司长、监管二司副司长、监管二司司长、办公厅主任、行长助理、副行长,成为副部级高官。

  2014年底,刘士余从中国人民银行调任中国农业银行,担任该行党委书记、董事长,成为四大行之一的一把手。直至在2016年2月接掌证监会,他在银行系统工作了20余年,其工作内容从始至终也一直都是经济领域,可谓“专业对口”。

    尾评:

  近年来,金融领域的反腐愈发深入,从党政干部到资本大鳄,均有重量级人物不断被查。这一方面,彰显了金融反腐的全面化、纵深化;另一方面,也深刻反映出,金融领域的腐败不仅事关廉政建设,更是对市场经济的严重破坏,对大众利益也有着直接的伤害。

  眼下,作为证监会的前任主席,刘士余的主动投案势必会引发一些联想和猜测,滋生一定的市场情绪。但我们相信,“审查和调查”本身就是揭开问题的第一步,也终将指向解决问题。

  无论如何,公众需要一个朗朗市场,而不是见不得人的“违规操作”。

  □与归(媒体人)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