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80.com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05-16 22:34  【字号:      】

www.3680.com

  原标题:“茅台局长”打掉副局长一颗牙 与情妇开房被偷拍视频

  5月15日,安徽省司法厅原党委委员、副厅长程瀚受贿、徇私枉法一案的二审判决书在裁判文书网公布。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程瀚上诉,维持原判。

  观海解局注意到,法院一审认为,程瀚收受或索取贿赂17人共计折合人民币1795.5万元,以受贿罪、徇私枉法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6个月,并处罚金400万元。法院指其认罪态度差,依法从重处罚。

  “老公安”索贿数额多达600余万

  公开资料显示,程瀚出生于1963年11月,硕士研究生学历,在公安系统任职29年之久。1985年7月,刚刚大学毕业的程瀚进入安徽省公安厅工作,先后担任办公室办事员、科员、副科长、科长、副主任。2000年5月,任省公安厅一处处长,4年后升任省公安厅办公室主任。

  2007年12月,程瀚调任合肥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后兼任合肥市公安局局长、合肥市政府副市长。2014年8月,履新安徽省司法厅副厅长、党委委员。

  2016年5月,他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调查。

  据二审判决书显示,2006年至2015年2月期间,程瀚利用职务之便,多次为他人在企业经营、案件处理、汽车牌照办理和关照他人等方面非法收受财物。

  程瀚受贿过程中,具有多次索贿情节,索贿数额多达600余万元。

  其中,2009年下半年,程瀚利用职务便利,接受徽商银行合肥金寨路支行行长郑某的请托,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郑某竞聘无为徽银村镇银行的负责人提供帮助。2009年下半年至2013年初,程瀚先后4次在其办公室等地索取郑某140万元。

  2016年3月,程瀚因担心组织调查,曾向诸多行贿人退还过受贿款项。判决书显示,涉案的赃款和赃物已全部追回。

  当众打掉副局长一颗牙

  观海解局注意到,程瀚是合肥乃至安徽有名的“霸道官员”。

  有两个打人故事广为流传:一个是说程瀚到某派出所视察,一名民警在电脑前忙工作没看见,没及时起立敬礼,被程瀚一个耳光打上去,骂其“不长眼”;另一个是说程瀚一巴掌打掉某位副局长一颗牙。

  据《瞭望》新闻周刊报道,两次打人均存在,情节比传闻更恶劣。

  程瀚不仅对敬礼慢了的民警又打又骂,事后还多次在内部大小会议上将此事作为反面案例,斥为“不懂规矩”。

  “掌掴副局长”事件,起因只是一次公务接待上的琐事,程瀚嫌副局长“没陪好”他的客人,当众大骂后动手打人,用力过猛打掉这位副局长一颗牙。一些干警说,此事发生后,据称上级部门也来调查了,但却不了了之,“连个通报批评都没有”,明显助长了程瀚的嚣张气焰。

  在合肥公安内部,他的作风霸道、言语粗鲁、喜怒无常,想骂谁就骂谁,经常让一些干警无所适从,有事汇报时战战兢兢,更多时候尽量躲开。

  将下属变成“家臣”

  2007年12月,程瀚调任合肥后,成立接待办,在办公大楼里装修包厢,经常以各种名义召集干部吃喝,搞起了酒桌办公,把酒桌变成了认识、考察干部的场所。

  “他喜欢干警排成队,口呼老板向他敬酒。”一名中层干部说,程瀚经常在酒桌上谈人事甚至口头任命,“一开始大家以为是酒话,过段时间一看正式任命下来了,还真跟酒桌上说的一样!”

  作风粗暴,大权独揽,作为“一霸手”,程瀚将党员干部对上级组织的原则服从异化为对个人的效忠服从。一些不愿与其建立人身依附关系的干部被排挤打压;一些原本正直的干部为保住职位也不得不曲意逢迎、巴结讨好甚至送礼行贿;而一些投其所好的下属则进入程瀚的小圈子,成为“家臣、家丁”。

  据法院判决书显示,合肥公安系统向程瀚行贿的干警有多人,既有局领导也有中层干部,有的送钱,有的送名表、金条、宝马自行车,他们大多也成为程瀚滥用权力、权钱交易乃至徇私枉法的工具。

  在审理查明的程瀚17起受贿事实中,最大的一笔是接受安徽某房地产公司负责人仰某请托,为其公司经营提供帮助。2014年4月,程瀚在仰某的家中拿走其价值1300万港元的百达翡丽牌手表1块,折合人民币1030.51万元。

  除了作风霸道,在生活上,程瀚也是极为堕落。比如白酒非茅台不喝,红酒只喝拉菲,人称“茅台局长”。再比如,为了给朋友送礼,安排市交警支队花费20万元,采购2000元一斤的高档绿茶。

  此外,程瀚还将多名女干警发展成情妇。有的情妇在局里是公开的秘密,但他并不避讳,有时甚至在酒桌上以此自夸。

  观海解局注意到,其中一名情妇姓蔡,两人曾于2013年11月至2014年4月期间,到合肥一五星级酒店开房,却被人用针孔摄像头偷拍下不雅视频,还储存到U盘中寄到了程瀚的办公室。

  随后程瀚接到偷拍视频者的电话。他态度强硬,安排当事女干警等人组成“特别专案组”,为求保密,他要求不办立案手续直接查,并违规动用技侦手段,将技侦手续挂在另一起敲诈案上。

  3天后,偷拍者之一在安徽淮北被抓获。程瀚要求专案组小范围审讯,其他人不得参与,并嘱咐只要查清有没有同伙,视频有无备份。

  经调查,偷拍者有两人,他们并非针对程瀚,而是在合肥3家五星级酒店安装了偷拍设备,以此敲诈谋利。无意中拍到了程瀚视频后,在网上搜索图片,比对出是程瀚。

  查清缘由并销毁该段视频后,程瀚以敲诈者认罪“态度不错”为由将其释放。此时另一名敲诈者在内蒙古被技侦锁定,程瀚要求跨省抓捕的干警放弃。

  直到程瀚落马后,2017年2月4日,偷拍视频的两人分别在家中、宾馆里被抓获。2017年9月27日,两人以敲诈勒索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年半、一年5个月,罚金各1万元。

  调任时发表临别感言 要求干警跟帖点赞

  2014年8月,在合肥市任职7年的程瀚被调往安徽省司法厅。

  临别之际,他在合肥公安网上发表临别感言,自比泰戈尔,称“天空没留下翅膀的痕迹,但我已飞过”,要求干警跟帖点赞。

  干警们忍无可忍,很多人留言“一路走好”。程瀚见势不妙,匆匆删帖,在系统内外被引为笑谈。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刘艺龙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