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登陆皇冠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04-13 14:21  【字号:      】

手机登陆皇冠

  原标题:Qnews|祖孙无辜被打住院只需7万筹款70万?家属:含后续治疗费

  近日,一则“小学生奶奶受伤,医药费只需7万却筹70万遭其他家长质疑”的视频在网上引起关注。4月1日,抚顺一名奶奶带孙子去医院时无故被一男子殴打受伤,随后,奶奶因脑出血连做两次开颅手术,目前还在ICU,孙子头部也因受伤缝了近20针,目前还在医院观察。事后,家属在网上发起目标金额70万的筹款,受害小学生所在学校也发倡议书提倡全校捐款。但有学生家长反映,受害学生家庭并没倡议书说的那么困难,而且治疗费也不到7万元,质疑其筹款金额过高。

  4月13日,受害学生父亲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其本人每个月收入只有两三千,母亲的收入是4000左右,家里确实负担不起医疗费。目前医疗费已经花了8万多元,还只是目前阶段的治疗费用,其母亲后续还要装假脑壳,进行脸部受伤修复和康复治疗,因此参照其他类似病例设定筹款目标金额70万,但目前已筹的21万多还没用上。至于学校倡议的捐款,是校方看到其在网上筹款的情况,出于爱心发起的,在被质疑后已经停止并退款。

  对此,涉事筹款平台爱心筹的工作人员表示,学生家长质疑此事所说的“7万医疗费”是当时手术已经花的阶段性治疗费,没算后续治疗和康复所需费用,因此造成误解。作为平台,核实到患者确实受伤住院,有相关证明后,发起人自己设定筹款金额平台就给予审核通过。

  祖孙无辜被打住院家属筹款70万遭质疑  学校叫停捐款并退款

  网传视频显示,辽宁抚顺一小学学生和奶奶无辜被一男子殴打,奶奶为保护孙子受伤住院,受害家庭已在网上发起筹款,目标金额70万,受害小学生所在小学发布捐款倡议书,提到受害学生家庭困难,负担不起医疗费用,号召全校师生捐款。随后,有其他家长质疑,受害学生家庭状况没有倡议书说的那么困难,且孩子医药费不到7万。学校校长称,了解情况后就叫停捐款并退回已收善款。

  4月13日,北京青年报记者联系到受害学生的父亲崔先生。他称,他本人每个月收入只有两三千,因为在北京创业,创业项目还未能带来收入,而母亲已经69岁了,退休后每个月又4000元左右的收入。此次儿子和母亲被打入院,家里确实负担不起医疗费。“我父亲两年前去世,此前长年卧病在床,为了照顾他,我回老家创业也没太多收入来源,家里还欠了一些债。我是家里的独子,离婚后就我和母亲、儿子三人生活。”

  至于医疗费和捐款的情况,崔先生称,目前,儿子和母亲的医疗费已经花了8万多元,但因为两人的受伤与刑事案件有关,医疗费无法通过医保报销,而伤人者家属也未出面垫付医疗费。“医生说我母亲病情目前平稳,但也不知道何时能出院,她的腰椎还得转其他科室手术,脸部的伤也还要修复,而且她右侧头骨被打烂了,之后装假脑壳需花费四五万元,这些预估得花20多万,再加上后期康复治疗,我到沈阳的康复医院咨询,入院起码每个月得1.5万起,大概3万左右,康复一年左右,请护工护理、术后用药也都得花钱。”

  家属:目前医疗费超8万,70万筹款包括后续治疗和康复费用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筹款页面中崔先生母亲的头部影像诊断报告显示,患者右侧额、颞、顶部硬膜下血肿,蛛网膜下腔出血,右额叶挫裂伤,右眶上壁骨折可能性大,多发颅脑头皮血肿。同时,受助人个人家庭情况说明中显示,无房产、车产、保险,家庭年收入1至3万元,无家庭金融资产。

  对此,崔先生称,他所写的家庭情况属实,他在北京创业,住朋友家,本人无房产、车产,老家的房子是父母当警察期间分的房。崔先生说,目前儿子和母亲花的治疗费,是他自己、亲朋好友和爱心人士捐的钱,当时在网上发起筹款,就参照其他类似病例,写了70万的目标金额,目前筹到21万多,但都还没用上。“有家长质疑之后,筹款平台的人也来找我们了解情况。”

  对于有些学生家长质疑医疗费只需7万却筹款70万的情况,崔先生发起筹款的爱心筹平台一位工作人员对北青报称,经平台核实,崔先生的母亲确实受伤住院,需要救助,患者方已经提交了诊断证明、医院收款单等相关证明材料,目标金额是由筹款发起人设定后平台给予审核通过。“7万只是阶段性的治疗费,经跟医生了解,患者四个月后还需要手术安装假脑壳,花费需要四五万,脸部受伤的修复和后期康复也需要花钱,后续的医疗费不好预估。”

  至于学校的捐款,崔先生说,事发之后,儿子所在班级组织捐款,他收到了1.3万,还有3家爱心企业通过学校捐了1万元。“校方可能看了我在网上发起筹款的情况,就写了倡议书,出于爱心,就倡议全校捐款,倡议书的内容也是校方看了我在网上写的筹款说明和对我家的了解写的。后来,学校咨询了其他部门了解组织捐款的程序后,就想通过爱心教育基金会把善款给我,后来一些家长提出质疑,学校收到上级指示,就把捐款停了,也把钱退回去了。”

  打人者已被警方控制  正在做精神鉴定

  说起儿子的母亲的受伤经过,崔先生说,儿子小涵(化名)和母亲被打时,他正在北京工作,接到电话后随即赶回抚顺。他说,4月1日早晨,儿子因次日要参加学校长跑比赛,在奶奶的陪同下到医院检查身体,正要进门时,儿子后脑勺被人打了。“我母亲是一位退休干警,反应过来后就抱住打人男子,让我儿子快跑去叫人。打人男子拿着砖打倒了我母亲还想追我儿子,我母亲就抱住他的脚。儿子进医院叫人来时,打人男子已经跑出院子又继续打人、砸车。”

  被打后,小涵在医院就马上给父亲打电话。崔先生说,当天下午三点多,他还未到家就接到医院电话称其母亲脑出血需做手术。“我让医生不用等我,马上做手术,让亲戚帮忙签了字”。

  之后,崔先生母亲被送进ICU。“当晚12点多,ICU又打电话说我母亲第二次脑出血,马上做了第二次手术,现在还在ICU,下周一可能转到普通病房。脑出血比较严重先做了手术,她还要腰椎骨折和头部多处受伤也需要处理。”而小涵头部缝了近20针后也住院了,“孩子前几天拆线了,但有时回恶心,还有流鼻血的情况,也受到了惊吓,现在还在医院观察,之后也会尽快回学校上课”。

  据崔先生称,他家与打人男子素不相识,更没有过节,涉事男子为何出手打人他到现在仍不知道。“打人男子被警方控制后,目前案件还在侦查中。我怀疑他可能有精神疾病,警方也对他做了精神鉴定,但还没出结果。现在,法医也正在给我母亲和儿子做伤情鉴定。”

  崔先生说,母亲作为一名退休干警在危急关头拼命保护孙子,是职业反应,也让更多人免于伤害。他现在除了想赶紧治好母亲,也想知道嫌疑人为何打人的事实真相,但由于案件还在侦查,律师暂时无法介入,希望警方彻查。“目前,我们没见过嫌犯家属,他们是普通农民,可能也无力负担即将面临的赔偿。”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李涛 戴幼卿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