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博会博彩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03-07 12:25  【字号:      】

腾博会博彩

  原标题:加拿大女高官“辞职非引咎”,深陷丑闻的特鲁多扛得住吗

  当地时间3月4日,加拿大联邦财政委员会主席·菲尔波特(Jane Philpott)宣布辞职,由于她“辞职而不引咎”,引发了加拿大政坛不小的“地震”。

  一、辞职不引咎:错在政府而非我

  加拿大政坛素有“引咎辞职”的先例——

  政府官员、议员若犯下过错或自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会辞职以谢;

  一些官员、议员所犯错误已到够解职的份,但资格老、功劳大,为留三分薄面会被责令辞职;

  还有些辞职者本身并无什么过失,但虑及政党或“领导”的声誉,也会以“引咎辞职”为由挂冠而去。

  但菲尔波特的情况却完全不同:她自称“我没有错”,辞职的理由是“原则立场不容许自己继续任职”,言下之意,错的不是她这个财委会主席,而是以特鲁多为首的加拿大联邦政府。

  不仅如此,她是在2月28日加拿大联邦下院代表政府宣布新的土著儿童福利立法时突然打断正常程序,宣布自己“将”辞职的,仅仅4天后,她便兑现了自己的诺言。

  只是,不论是特鲁多及其执政党(联邦自由党)、内阁要员,还是反对派人士,大多认为菲尔波特是一位出色、称职、廉洁的官员,一个充满热忱和政治理想的女性。

  二、弃医从政:入政坛很晚但上升很快

  菲尔波特1960年出生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父亲是长老会牧师,母亲是一名教师。她自幼学习勤奋,中学毕业后进入加拿大人最为羡慕的医学专业学习,一路读到博士。

  她曾多次受专业团体和机构委派,前往非洲从事扶贫、医疗卫生知识普及和基层卫生人才培训的艰苦工作,受到广泛好评。

  她的丈夫佩普(Pep Philpott)也是医学专业出身,后成为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记者。1989年他们全家在非洲尼日尔工作期间,两岁的女儿艾米丽患细菌性脑膜炎不幸去世。此后她更积极投身公益事业,因此享有很高声誉和知名度。回国后她成为一名家庭医生。

  菲尔波特从政很晚:直到2014年她才决定投身联邦自由党,成为该党在CBC政论节目中最醒目的代言人,并被推举为安大略省橡树岭-马克姆选区联邦国会议员候选人。

  2015年联邦立法选举中,她以6个百分点的优势击败时任该选区联邦国会议员、联邦保守党候选人卡兰德拉当选,此后历任联邦卫生部长、联邦原住民服务部长。2019年1月14日,她刚刚改任联邦财委会主席,被党内外寄予厚望。

  今年又到了加拿大联邦立法选举年,投票日是10月21日,眼下正到了最后冲刺的关键时刻。特鲁多和联邦自由党改组内阁,目的正是为选战蓄力,菲尔波特是其中一枚极重要的棋子。

  如今这枚棋子不但“辞职不引咎”,而且言下之意,她没错,政府错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三、兰万灵案:惹恼女将拂袖走

  话要从“兰万灵案”说起。

  兰万灵公司是加拿大最大的建筑工程公司之一,总部位于魁北克省(总理特鲁多也是魁北克省人)。

  长期以来,许多传闻指出,该公司在利比亚基础建设项目招投标中涉嫌行贿等违规违法行为,“同乡”特鲁多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则备受议论。

  今年2月12日,不到一个月前刚从联邦司法部长兼总检察长转任联邦退伍军人事务部长的原住民女政治家王洲迪,突然宣布辞职,并在加拿大最大全国性报纸《环球邮报》上撰文指出--

  特鲁多委托其密友、时任总理首席秘书兼顾问巴茨向身为总检察长的她施压,要她在“兰万灵案”中“高抬贵手”,她不愿就范,宁可“引咎辞职”。

  此言一出,舆情哗然。2月27日,王洲迪在联邦下院司法委员会作证,再次证实此事,并在作证时以“原住民传统道德”起誓。

  菲尔波特和王洲迪是出名的“政坛姐妹淘”,她曾在原住民事务部任职,和王洲迪进行过多次愉快合作,对后者的证词深信不疑,并且特意将自己网络社交账号的头像更改,以表示对王洲迪的声援。

  她曾经在当选联邦国会议员时被《环球邮报》记者克拉克问及“为何弃医从政”时,引用德国名医鲁道夫·韦尔乔的名言“从政即行医”,是个公开的“政治洁癖”拥护者。

  当王洲迪言之凿凿“兰万灵案”丑闻直至特鲁多政府之际,她顾惜羽毛、拂袖而去自在情理中——只是苦了焦头烂额的特鲁多政府。

  四、“家丑”外扬:焦头烂额怎应付

  加拿大前总理马尔罗尼的幕僚长麦克劳林认为,菲尔波特是阁员中重要且广受尊重的,她的辞职大大加剧了特鲁多内阁所面临的危机,而“这对于联邦自由党而言只是一场三级火警”。

  更严重的危机还在后面,因为特鲁多个人政治品牌业已因此受损,特鲁多政府的道德和能力广受质疑。

  渥太华大学法律兼职教授、前联邦自由党竞选主任科莱内特认为,菲尔波特和王洲迪的辞职对联邦自由党和整个加拿大政治的打击十分严重。

  两人都是备受瞩目的女性政治家,她们的离去让联邦自由党取悦女性选民,甚至为此不惜在内阁中尝试“性别平衡”的努力付诸东流。

  有联邦自由党的支持者埋怨菲尔波特“家丑外扬”,“问题应该先提交核心小组讨论,而不是这样抖搂到外面”。

  不过正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要在年底选举中把特鲁多和联邦自由党政府击败的反对党却似乎乐于看到这样的局面:最大反对党已呼吁特鲁多辞职以方便皇家骑警展开调查。

  而刚刚在联邦国会议员补选中胜出、即将进入联邦下院的另一个反对党——联邦新民主党领袖Jagmeet Singh也呼吁对“兰万灵案”展开“全面调查”。

  如今“兰万灵案”还在发酵,事件关键人物巴茨和枢密院秘书、加拿大级别最高的公务员韦尼克正相继出现在联邦下院司法委员会的证人席上,特鲁多怎么应付?信奉“从政即行医”的菲尔波特都“弃疗”,特鲁多又是否挺得住?

  “兰万灵案”尤其菲尔波特的辞职,直接对特鲁多政治诚信构成严重挑战,接下来事态的走向,恐怕还得边走边看。

  □陶短房(专栏作家)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