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彩票平台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03-02 09:31  【字号:      】

澳门威尼斯人彩票平台

  原标题:廖可:没谈成,安倍特意表扬了一番特朗普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廖可 前记者,北海道大学媒体传播研究院研究生]

  2月28日,“金特会”意外终结。

  东京时间晚上7点,得知特朗普乘上飞机正在返程途中,安倍立马预约了一次电话首脑会谈。在得到美国方面关于朝美会谈的正式报告后,安倍第一时间召开了记者发布会,中心主旨只有一个:高度赞扬特朗普总统对于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不妥协的姿态。他说:

  “我完全支持特朗普总统不轻易地让步、要求朝鲜进一步采取具体行动的决定。”

  虽然在本次朝美会谈前,不管是他还是日本外相河野太郎,都屡次公开表示与美国立场一致,但大部分日本专家和媒体都明白,安倍所言“期待双方会谈的结果”,与其说是期待,不如说是担心。

  “全面支持特朗普总统”

  28日下午朝美谈崩的消息传到日本,日本政府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根据日本放送协会NHK报道,截至当日晚7点左右,日本政府各方面都发表了高度赞扬特朗普的声明。一位匿名的日本政府高官向媒体表示,本次日本政府内部对特朗普没有轻易向朝鲜妥协之事评价很高。同时针对媒体的提问,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说:

  “这次没有就半岛无核化达成一致意见十分遗憾,但这次的失败很显然,是朝鲜方面没有回应特朗普总统对于彻底无核化以及放弃任何射程导弹一事的要求……考虑到之后继续与国际社会团结一致解决朝鲜问题,我坚决支持这次特朗普总统的判断。”

  在与飞机上的特朗普进行了10分钟的电话会谈,并得到关于朝美会谈的完整报告后,安倍召开了记者发布会,并对记者团表示:

  “我已经收到关于美朝会谈结果的报告。在决意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前提下,没有轻易退让,同时继续建设性的议论,以促进朝鲜方面采取具体的行动,我们日本全面支持特朗普总统的这些决断。”

  但是在早些时候,日本政府和安倍的心情可没有这么明朗。

  早在2月20日朝美会谈前夕,安倍就与特朗普进行了一次意味深长的电话会议。为了与特朗普通话,安倍等到了当晚的东京时间凌晨4点,相当于华盛顿时间的中午2点左右,可见他期望通话的迫切程度。

  按照日本官邸当日面对记者的回答,安倍与特朗普主要聊的是这么几点:1。加深美日立场的一致;2。必须要求朝鲜完全放弃核武器和导弹研发;3。希望特朗普帮忙解决被朝鲜绑架的日本人质。在末尾,新闻发言人说了这么一句话:“其他谈及的事项,恕无可奉告。”

  其实,日媒和相关方面的专家看法都比较一致,那就是安倍和日本政府都很急。据NHK透露,自新加坡朝美会谈成功以来,日本政府反复就“朝鲜必须完全放弃核武器和导弹,否则不能解除制裁”一事与美国方面沟通,就怕被美国“卖队友”。在朝美会谈前夕,日本政府还派遣多名外交官先行前往越南河内,并保持在谈判期间美日国家安全部门高官实时通话。

  因此,安倍和日本政府的心情如若大雾初散一般晴朗的原因不难推测。但是,美国是主动没“卖队友”,还是因巧合导致“卖队友”的情况没有发生?这对于日本政府来说仍是个问题。

  

    “期待”谈判失败?

  事实上根据NHK和日本《朝日新闻》的报道,针对之前新加坡会谈的情况,日本政府内部不时有疑虑的声音传出,这些声音包括:1。怕特朗普急于求成而放弃对朝鲜全面禁核的要求,转而变成阶段性禁核;2。怕美国在权衡自国利弊的情况下暂缓日本方面要求解决的人质问题,先行与朝鲜达成一致意见;3。怕日本被排除在能够影响朝美和平协定缔结的因素之外。

  因此,就像日本《产经新闻》之前引述日本外务省的某位干部的话“会谈什么也没谈成就是最好的结果”,某种程度上会谈的失败对于日本来说就是最好的结果。

  虽然今年年初自特朗普和金正恩决定于河内会谈以来,安倍就在不同场合屡次表态解决人质问题才是自己考虑最多的议题,并且说“期待朝美会谈得出结果”,但其实这只是一种政治作秀,他所说的“期待”更多的是担忧,非要说期待,他真正期待的莫不如说是谈判的失败。

  安倍在2017年解散众议院重新当选为首相,其中一张王牌就是“朝鲜威胁论”;当时下的政治承诺就是要解决与朝鲜的敌对关系问题以及人质问题。时至今日,他的“朝鲜威胁论”早已没人买单,当上联合各国制裁朝鲜的“武林盟主”的想法也是无从谈起,但当时许下的“解决人质问题”的政治承诺却一直有人惦记着。朝美河内谈判日程公开以来,日本国内的“人质归还团体”连同在野党不断向安倍施加压力,因此迫于这种压力他不得不表态。

  日本的对朝专家普遍认为,目前让安倍和日本政府最头疼的,是逐渐在朝鲜半岛问题解决上被边缘化。

  新加坡会谈以来,美国在朝鲜问题的解决上成为主角,同时中国和俄罗斯对于朝鲜的影响力又使得两国成为了解决问题不可或缺的角色,而韩国在朝美以及各相关国家中的积极运作则使得韩国成为了又一重要角色,盘算之下只有日本没有办法挤进其中。日本没有办法加入其中,一个最严重的结果就是之前各日媒所谈到的,随时面临着被美国“卖队友”的风险。

  2018年以来,日本失去对朝鲜外交主导权的迹象越来越明显,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表现就是,金正恩失去了与安倍进行一对一对话的热情。犹记得2017年下半年正值安倍大肆兜售“朝鲜威胁论”的时期,当时由于日本的这种言论煽动了各国加入对朝鲜的制裁,金正恩一度对外放话,也希望与安倍进行一对一的“朝日会谈”。但是,类似说法自新加坡会议确定后就再也没出现过。

  反观日本方面,据统计,2018年以来,安倍35次对外释放信号,希望与金正恩会谈;而根据《产经新闻》披露,日方外交官也通过各种渠道积极与朝鲜方面联系,但都没有得到朝鲜方面的回应。同时,对日本在各个国际场合上发表的不管是对朝积极还是消极的言论,朝鲜一概不予回应,足以见得在朝鲜眼里,日本已成为没有必要理的小角色了。

    重获掌握外交主动权的机会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管安倍是想重获东亚外交大国地位,还是要求朝鲜弃核,都没办法做到,甚至连政治作秀的人质问题解决都很难办到,只能不停地拜托美国,在谈判席上捎上自己一程。

  于是可笑的一幕就出现了,本次河内会谈过后,安倍这么说:

  “针对日本十分重视的人质绑架问题,在昨夜(26日)的一对一会谈中,特朗普总统向金正恩委员长传达了我的想法,之后的晚餐上又再次提起人质绑架问题,听说双方还进行了认真的讨论。”

  这个场面与当年新加坡会谈时日本政府的窘态何曾相似。显然,这种外交主动权被他国捏着的情况不是安倍和日本乐于见到的。

  相反,如果本次谈判失败的话,安倍则还有很大的回旋余地。谈判失败,意味着朝美之间不仅仅需要韩国来斡旋,更需要一个新的角色为两国关系的进一步改善而注入新的动力,那么日本就有机会充当这一角色。

  这一假设也基本被安倍本人的行动证实了。他在28日的记者发表会上,兴冲冲地说道:“接下来我决定,必须亲自与金正恩委员长进行一次会谈。”很明显可以看出,对于日本重获掌握外交主动权的机会,安倍十分高兴。

  接下来,日本的当务之急不是再度要求朝鲜半岛的完全无核化,也不是在国家安全上进一步与美国紧密合作,更不是回应民众的需求解决所谓的人质绑架问题,而是实现朝日会谈,获得一些美国没有却又想要的情报或成果,以此来钳制美国“卖队友”行为的发生。而事情的发展方向也十分遂日本的心愿。

  3月1日,与美方发表的会谈后声明不同,朝鲜方面认为是美方的让步不够,这样鲜明的差别给日本营造了促成先期接触的条件。特别引起日方注意的是朝鲜外交部的这句话:“(基于美国针对朝方的推卸责任的发言)金正恩委员长或许会失去继续谈话的兴趣。”如果说不和美国直接对话,那么中介就更加重要。

  与此同时,韩国方面面临着在朝鲜问题解决上影响力下降的危机,韩国《中央日报》发表社评认为,本次谈判的失利不得不说对韩国的打击很大,被看作是美朝双方谈判破裂的开端也不为过,如果谈判彻底破裂,韩国扮演的中间人角色势必受到波及。另外,韩国昨日股价的大跌也佐证了《中央日报》的看法,中介的角色似乎有转移的先兆。

  似乎天平正向日本倾斜,接下来就看日本如何促成安倍期盼已久的朝日会谈了。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