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码王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03-27 15:15  【字号:      】

抓码王

  原标题:美国想用限额取代对加拿大、墨西哥钢铝关税 美企:这招比关税更糟

  [编译/观察者网 童黎]

  一年了,美国还在用钢铝关税威胁盟友加拿大和墨西哥,并酝酿了对付加拿大的新招数。美企却直呼“关税很糟,这招更糟”,简直是“只听钢铁业笑,不见我们哭”……

  据美国《纽约时报》当地时间3月26日报道,美国正在向加拿大和墨西哥施压,要他们同意其永久限制墨、加每年出口美国的钢铝数量。这一要求已经遭到了加拿大和墨西哥的拒绝,并引来了啤酒酿造商、飞机制造商、油气行业等需要使用外国钢铝产品的美国公司反对。

  同时,这也使得敲定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一事变得更为复杂,该协议需要在国会打一场持久战,且必须得到三国议员的批准。

  协议签了,关税还在

  去年3月,特朗普正式签署命令,对美国进口的钢铁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关税,并给予了加拿大和墨西哥临时豁免待遇。但这一“关税大棒”还是在同年6月向墨、加打了下去。随后,两国也向美国征收了报复性关税。

  尽管加拿大和墨西哥一再坚称,在面临征税威胁的情况下,他们不会就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进行谈判,但这三个国家还是在去年11月签署了新的美墨加贸易协定,以取代1994年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特朗普一直认为后者对美国不公平。

  同时,关税仍在。

  如今,墨加两国再次要求美国取消这些关税,以换取两国国内对新协议的批准。

  然而,特朗普的顾问们似乎不愿放弃,他们认为这是对加拿大和墨西哥施加影响力的一种手段。

  事实上,新美墨加贸易协定在美国国内也是困难重重。

  目前控制着众议院的民主党人已经明确表示,若不进行一些修改,他们不会批准新协议。而修改可能要求这三个国家都签字同意,白宫就可能把关税当作一根棍棒,敲打、迫使加拿大和墨西哥同意修改协议。

  去年12月,特朗普曾威胁要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以迫使国会批准他的协议,但他尚未兑现。

  美企:这招比关税更具破坏性

  不过,特朗普政府也在酝酿新招。

  周一(25日),加拿大外交部长弗里兰(Chrystia Freeland)批评这些关税“非法且不公平”,“完全不可接受”。稍早时候,弗里兰刚结束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的会谈,而且讨论主要集中在关税问题上。

  弗里兰还称,加拿大人对在关税仍然有效的情况下,推进批准新贸易协定的前景“真的很不安”,“对很多加拿大人来说,这根本说不通。”

  CNN则指出,随着10月份加拿大大选的临近,以及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展开,批准该协议迫在眉睫。

  知情人士称,为打破僵局,特朗普政府向加拿大提议,将目前的25%钢铁关税和10%的铝关税改为限额制度,每年允许一定数量的加拿大金属进入美国。

  但加拿大及美国企业对此都不买账。

  2017年美国商务部国际贸易局(ITA)报告显示,在美国进口钢铁和铝材总量中,加拿大均列第一,分别为16%、56%。

  使用国外钢铝的美国啤酒酿造商和飞机制造商指出,将金属进口限制在特定水平比关税更具破坏性,并可能导致价格大幅上涨或金属短缺。

  莱特希泽则对这一措施持支持态度,上世纪80年代,他在里根政府时期曾就类似的配额问题进行谈判。

  3月22日,加拿大钢铁工人联合会领袖们发表声明,呼吁加政府在“关税和限额被取消之前”,不要批准新的贸易协定。

  26日,代表三国铝行业的协会致信特朗普,要求免除该行业的关税或限额称:“在北美,用铝进口配额取代关税将是非常有害的。”

  此外,美国和墨西哥也正就金属关税进行类似谈判。上周,特朗普的女婿、白宫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前往墨西哥,讨论关税、新贸易协定和投资事宜。

  美国:钢铁业笑了,其他人哭了

  与三国铝行业的拒绝不同,一些美国钢铁企业却大力推崇限额的做法,以防止廉价外国金属借由加拿大和墨西哥等国进入美国,价格飙升。

  与此同时,特朗普声称关税振兴了美国钢铝工业。他上周表示,美国的钢铁厂“轰然起死回生”。

  不过,《纽约时报》援引经济学家称,美国其他行业为钢铁业的增长付出了高昂代价。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去年12月公布的数据显示,特朗普的关税将为美国钢铁业创造8700个就业岗位,但钢铁使用者要为每个增长的岗位额外支付65万美元。

  针对限额新招,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国际政策事务负责人约翰·墨菲(John Murphy)表示,“我们从成员那里得到的反馈是,关税很糟糕,限额更糟。”

  经济学家指出,如果限额事务管理不善,可能迅速导致供应短缺、定量配给和其它物流问题。如果企业无法运出运进关键部件,面向工厂或石油、天然气管道的投资就可能被推迟,进而损害美国工人的利益。

  美国石油学会国际政策高级顾问亚伦·帕迪拉(Aaron Padilla)也表示,配额将进一步阻碍油气行业的发展,后者需要钢铁来铺设管道及其他基础设施,且目前已经受到了关税影响。

  此外,取决于特朗普政府如何实施限额策,运输产品的公司可能未必知道该产品抵达边境时,是否会达到配额上限。受此影响,企业可能要么储存这些金属,要么以高昂的成本把它们送回工厂。

  贸易商还可以利用限额制度,囤积金属,然后在配额开始实施时涌入市场,这或将导致金属短缺,卖家则获得巨额利润。独立铝业市场分析机构“港口铝情报”(Harbor Aluminum Intelligence)周一在报告中称,一名商人在3月份购买了超过20万吨加拿大铝,如果加拿大接受美国的限额提议,这或是一桩有利可图的买卖。

  这么看来,特朗普是要“举全国之力”发展美国钢铁业吗?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