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梅高美网址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03-18 15:35  【字号:      】

澳门梅高美网址

  原标题:山西一煤炭民企与央企重组投7.9亿改造矿井不采煤

  山西煤老板贾强在煤矿与央企重组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如坐针毡:煤矿能生产却不生产,反而变得资不抵债。

  这家名为山西朔州平鲁区国强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称国强煤业),在重组后累计投入矿井改造资金7.9亿元,断断续续一年多产了160万吨原煤后,于2016年3月被大股东央企宣布实施停产保井。

  据悉,国强煤业煤地质储量为1.51亿吨,可采储量7800万吨,年产煤可达120万吨/年。贾强占国强煤业的40%股份,国电燃料有限公司占60%股份;国电燃料设立了国电朔州煤业公司管理国强煤业。国电燃料和2016年1月后对国强煤业行使管理权的国电电力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国电电力)均为原中国国电集团公司的子公司。2017年11月,国电集团和神华集团合并重组为国家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贾强说,“煤矿存在的意义就是挖煤。即便我占股40%,但在央企那里说话不管用,实际上是他们说了算。”

  3月9日,国电电力、国电燃料相关负责人均未多谈煤矿具备条件而不生产的原因,只是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正在着手将60%的股权卖掉,这家存储量上亿吨的国强煤业,被列入了“处僵治困”的名单。

  建筑老板跨行转型煤老板

  位于山西西北部的煤城朔州,西北毗邻内蒙古,南扼雁门关隘,是以煤电为主导的能源重化工基地,朔州在中国十大煤城中排第三。

  今年56岁的贾强是土生土长的朔州人,他在36岁时涉足煤炭行业。在这之前,只有高中文化的贾强,靠干运输和建筑行业,积累了三四百万元的财富。

  “朔州是煤城,有这个氛围,我就干起了煤炭行业。”贾强说。

  贾强介绍,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朔州绝大多数的乡镇企业都不景气。国强煤业的前身是经营状况惨淡的乡镇企业芦西煤矿。1999年,在当地政府主导下,贾强和合伙人共同出资1050万元,收购了芦西煤矿,改名为山西中强伟业煤业有限公司(下称中强伟业)。2001年,合作伙伴退出,贾强成了中强伟业的唯一控制人。

  “怎么开采,由我聘请的矿长说了算。”贾强称,中强伟业年产煤在30万吨至45万吨之间。煤价虽然起起伏伏,但与刚收购时的每吨20多元相比,价值翻了数倍。

  “黑金”源源不断地变成现金,贾强在收购芦西煤矿时,中强伟业背负的上千万元债务也有所缓解。

  这样的光景持续到2008年,中强伟业等山西煤炭民企迎来生死考验。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针对煤炭行业存在“多、小、散、乱”的局面,以及带来资源浪费、生态环境破坏和安全事故频发等严重问题,2008年9月2日,山西省发布《关于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的实施意见》,在全省范围内全面推行煤矿企业兼并重组。

  贾强介绍,在这个大政策背景下,民营煤企如不能被华电、神华、国电、同煤等十大集团兼并重组,就面临着被关停的风险。

  改造工程从预算2.6亿元飙至7.9亿元

  山西在实施煤矿兼并重组政策的同时,还出台了《山西省煤炭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鼓励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合作。

  2008年7月,在签订《重组国强煤业有限公司协议》和《股权转让合同》两份协议之后,中强伟业的股权发生变化:国电燃料有限公司占股60%,贾强占股40%。煤矿也更换了新名头——山西朔州国强煤业有限公司。

  贾强介绍,重组之后,国强煤业于2008年至2013年12月实施技术升级改造,实现了以综采为主的机械化改造;2013年12月5日,进入联合试运转;2014年5月15日,国强煤业1.2Mt/a(百万吨/年)兼并重组整合项目通过竣工验收,核准年产120万吨;2014年6月,国强煤业取得煤矿安全生产许可证正式投产。

  投产之后的国强煤业只生产了不到两年时间:2014年生产原煤100万吨,2015年生产原煤60万吨。

  上游新闻记者获得的相关财务报表显示,2014年国强煤业亏损9100多万元,2015年亏损1亿3千多万元,2016和2017年均亏损约1.2亿元,2018年亏损约1.5亿。

  值得注意的是,国强煤业矿井改造建设工程成本严重超出预算的3倍。贾强介绍,2009年初始概算为2.6亿元;经过4年多的建设施工,投资已超设计概算,2013年概算变更为5.7亿元;2016年变为结算金额不得超过7.9亿元。

  “改造矿井花了7.9亿,这个数国电电力认可,但还未通过审计。”贾强说。对于改造费用,3月9日,国电电力一名负责人在电话中也予以了认可。

  “花一分钱我都要承担40%,更何况花了这么多钱。我想干预,可根本说不上话。”贾强认为,重组之后基本是国电管理、单方决策、独自经营,严格按照程序召开的股东会也就是2008年成立时的那次。按照公司章程,国强煤业由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经营管理层对公司实施整体管控。

  3月9日,国电燃料负责国强煤业的相关人士接受上游新闻采访时,否认了贾强的说法,“国强煤业是严格按照公司章程在管理。”

  此前的2017年11月,贾强将国电燃料和国电电力告上了法庭。贾强诉称,这两家央企滥用公司控制权,导致国强煤业少生产原煤220万吨,造成经济损失2.49亿元,其中给贾强40%的股权相对应的资产造成了9960万元的损失,同时也给相应国有资产造成经济损失1.5亿元。2017年12月27日,朔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国电电力对该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目前,就该案纠纷尚未开庭审理。

  地方官员进京协调煤企复产

  国强煤业多份文件记载,2015年10月,国电燃料委托国电电力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管理国强煤业。国电电力是一家全国性发电公司,2016年1月,国电电力正式对国强煤业行使所有管理权。2016年3月,国电电力要求国强煤业实施停产保井工作。

  国强煤业停产之后,引起了平鲁区党委政府的重视。平鲁区政府多位不愿具名的官员透露,该区区委主要负责人曾两次带着贾强去北京,找到国电电力协调复产事宜,“只有复产了,区里才能增加税收,才能带动更多人就业。”

  “我占了40%的股份,复产我说了不起作用,还要区里出面协调。”贾强很无奈地表示。

  经过多次协调,2017年1月,国强煤业启动恢复生产程序。2017年6月,国电电力煤化部牵头组成复产督导组进驻国强煤业。2018年7月,新工作面安装调试结束。

  贾强介绍,新工作面安装调试结束后,他一直在等待复工复产申请的批复。一直等到近期,他才得到答复,会尽快复产。

  贾强觉得即便复产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现在的工作面不能保证采掘延续,只能产100万吨左右的煤,新工作面周边的延深工程一直不去做,一年就可以采完,采完了又该怎么办?”

  在国强煤业监事会主席李先生看来,不做延深工程,这算采掘严重失调,是家煤炭企业,都不会这样做。

  3月9日,曾对国强煤业行使管理权的国电朔州煤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回复上游新闻称,延深工程早在2016年就报总部了,不知为何没有批复。

  央企拟1块钱挂牌价卖掉60%股权

  在贾强看来,国强煤业的储量过亿吨,只要生产就能止住亏损,扭亏为盈。国电燃料却认为,国强煤业已是“长期没有收益控股资产和项目”。

  上游新闻获得的国电燃财(2018)190号文件显示,根据原国电集团2017-2019年低效无效资产处置规划安排,为全面提升公司资产质量,退出长期没有收益控股资产和项目,尽快止住出血点,经公司2018年第25次总经理办公会议审议,计划转让国强煤业全部股权。

  文件上载明,截至2017年12月31日,国强煤业总资产7.5亿余元,净资产负5.2亿余元,负债12.7亿余元。截至2018年10月31日,国电燃料对国强煤业借款10.4亿余元,国电融资租赁公司借款7700多万元。

  国强煤业的负债还引来了官司。2018年,兖矿新陆建设公司请求判令国强煤业公司支付120多万元的设备维修款,但因未支付这笔款项,朔州市中院对国强煤业及其法定代表人发出了限制消费令。

  国电燃财(2018)190号文件还显示,国电燃料拟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挂牌转让所持国强煤的60%的股权及债权。公司拟转让股权挂牌价格为1元,但必须收回所有借款。

  2018年12月30日,国家能源集团批复,请国电电力加强对国强煤业的管理,持续进行管理提升,确保国强煤业完成国资委“处僵治困”任务目标,在此基础上,可通过挂牌转让方式进行对外处置。

  换句话说,国电燃料方斥巨资重组改造一家储量1.51亿吨的煤矿后,到目前为止只生产了160万吨煤。不生产加剧了债务的恶化,国强煤业被当成“僵尸企业”后,国电打算将其挂牌卖掉。

  “行使管理权的国电电力主营是电力,没用心搞煤。”2018年8月,贾强向国电电力建议,国电方面指导生产,由自己实施全面经营管理。此建议直至今日也未得到回复。

  自2016年起,煤炭行业形势有所好转,每顿动力煤的利润在100元左右。如果国强煤业按照每年120万吨产煤,利润可达1.2亿元,“把这1.2亿赚到手,债务压力便可得到缓解,这也符合国资委‘治僵脱困’的要求。”贾强说。

  去年7月,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发布的《关于公告山西省2018年上半年生产煤矿能力情况的通知》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国强煤业的年生产能力为120万吨。

  3月9日,国电燃料和国电电力的两名负责人表示,近期,股权转让一事将会有一个实质性的说法。

  上游新闻记者发现,国强煤业公司内,大型采煤机械和气派的办公楼相互耸立,整个矿区只有寥寥数人,未来也愈加扑朔迷离。

  来源:上游新闻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