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至尊黑岩网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发布时间: 2019-02-28 15:23  【字号:      】

九五至尊黑岩网

  原标题:《这就是中国》第七期精彩问答:“新疆问题”怎么答?一句话足够向外国人说清楚

  [整理 观察者网 韩京霏]

  “中国崛起的过程是很精彩的,可以采取积极一点的态度。如果你真的把中国模式想透,实事求是,一定有很多东西可以说清楚。但需要一点勇气,需要一点魄力。”

  近日,东方卫视政论节目《这就是中国》持续热播。每期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将结合自身经历,从国内外热点、难点问题切入,系统阐释中国模式的优势和先进性。

  《这就是中国》每周一21:30在东方卫视播出,在本期节目中,张维为教授系统论述了“文明型国家”的四大特点,以及“文明型国家”这一特质在中国崛起过程中发挥的作用。

  观察者网现整理出演讲内容,以飨读者。

  

  主持人:刚才您说了,我们的这种“百国之和”,历史、地理、文化、人口这四个“超”,是很多西方国家没有经历过,没有体会过的。所以他们经常戴着有色眼镜看我们,经常误解我们。这是不是因为他们确实理解不了中国?

  张维为:实际上换一个角度,我经常带着同情的眼光看着西方。欧盟20多种语言互相打架,欧盟里边光是翻译费用占到很大的费用,现在还要分崩离析,确实没有达到我们原来秦朝就做到的事情。

  秦始皇就做到了“书同文,车同轨”。所以这个是对他们巨大的挑战,如果他们能够……现在看来这个前景不是很明朗。

  叶青林(节目嘉宾):西方世界越来越愿意了解,主动来了解中国,(这种现象)其实正在发生。

  我有一个同学留在英国工作,他说以前去欧洲旅游大部分都只配日语翻译。现在在欧洲中文翻译变成一个非常紧俏的职业,其实就是因为他们想要了解中国。不仅仅是要赚中国人的钱,整个西方世界学中文的热度这两年是一直在提升的。

  也有不少人在质疑这四个“超”,说张维为教授总是挑好的说。我们常常说中国幅员辽阔、地大物博,但是“人均一下”就变成负面信息,什么都不是了。“太广”也是一个压力,春运多浪费钱。还有文化上,我们会反思中国文化、历史的“劣根性”。

  所以很多人就在比较悲观、负面的情绪下看这些问题。这些都是问题,怎么到你那儿就变成优势了呢?

  张维为:“文明型国家”的崛起,最大特点就是精彩。如果没有看懂这一点的话,坦率地说,研究中国政治还不及格。

  因为看中国政治不能静态地看,要动态看。就以人口为例,比方说我们有一部分(地区)是所谓的“发达板块”,这个水平现在基本上可以叫板任何西方国家。有一部分(地区)是“新兴板块”。

  如果静态地看,如你前面所讲,如果一平均,人均GDP反而低了。但如果动态地看这两个板块的良性互动,这是中国崛起最精彩的地方。你发展的机遇,你超越别人的潜力,都在这里。

  许钦铎(节目嘉宾):我觉得就在差不多五年前,西方所有的文章都在批评中国人没有创造性,没有创造能力。为什么呢?你们的文化、教育、制度就没有创造力。你们没有自由,所以没有创造力。

  今天是怎么了?从去年差不多是“中国太有创造力了,太可怕了,眼看就要把我们打败了”。所以这儿限制华为,那儿要限制华为,为什么?因为他忽然发现你今天太可怕了。这种认知他们自己转身他们都不知道。我就觉得难道不尴尬吗?

  张维为:我以后可能再做一个讲座,专门讲欧洲或者西方对中国的认识的演变:他们过去是非常崇拜中国的,然后怎么会转折的。

  比方黑格尔觉得中国人没有自由,他这个观点影响了很多人。实际上我们在严复的时候就批评他的观点了。中国历史上大部分时间,土地是可以自由买卖的。欧洲没有这个传统,到很晚土地才可以自由买卖的,对不对?中国很早就有写意画了,写意画绝对是天马行空的,这些艺术展品是国外没有的。书法也是这样的。所以中国人自由的空间是西方人当时是不能比的。

  叶青林:有一个也是经常会被挑战的问题:现代民族国家。现在西方用“民族国家”这个概念来煽动我们的一些分裂的问题,如新疆、西藏。这个问题我觉得也是经常突然间被问时,会答不出来的一个问题。

  张维为:实际上很好回答,他们讲这个主要讲的就是“民族自决权”。这也是后来联合国提出过的,即一个民族在被殖民的情况下,它可以寻求民族自决权。所以我们的新疆也好,西藏也好,不适用于这样的情况,因为这是我们国家的一部分,没有殖民不殖民的这样的问题。

  我跟欧洲人讲这个问题,我说如果照你们的观点,任何一个民族,只要它是一个自己的民族,它都可以独立的话,那对不起,明天世界上就有一万个国家,又一次世界大战,天下大乱。我说你缺少对政治起码的常识把握。

  许钦铎:所以说这个事你可以问问对方,我们对待少数民族能不能像你们对待印第安人一样?其他国家是不是可以向你们学习?

  观众1:我从高中开始就一直思考一个问题。因为看到电视上经常说要“伟大复兴中国梦”,当时我就在想,“伟大复兴中国梦”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复兴,有没有某个指标或者具体到某个地方,会不会太空、太广了。我就一直在思考。

  上了大学之后,就觉得可能是要复兴到唐朝或者宋朝那个时候,万国来朝,中国影响力很大的那种。

  我想问一下张教授,我们理科生喜欢拿指标说话,您觉得“伟大复兴中国梦”有没有具体化的说法?

  张维为:我专门写过一本书叫《中国超越》,具体讲超越美国。你仔细看习主席十九大报告,里面实际上已经描绘了一个非常清晰的图景,就是到2050年就应该实现民族的伟大复兴。

  所以复兴不是回到唐朝,那个不叫复兴,它是真的在现代世界横向的比较中,中国变成世界一流的国家:一流的科技,一流的工业,一流的军队,一流的国防,是这样一个标准。属于世界最先进。

  所以我觉得,当然我们从“文明型国家”角度说,过去很多历史渊源都可以变成最精致的、重要的资源的一部分,但是她最终是一个超级现代的国家。我特别要强调,“文明型国家”首先是现代国家,中国文明的传统,包括唐朝的传统,是她非常之精彩的(地方),是这样一个概念。

  叶青林: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有三个非常直接的指标:社会主义现代化完全实现、国家实现完全统一、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尤其是最后一句,大家自己想象一下,那是什么样的一个时代。

  观众2:张教授你好,刚刚我们也提到,中国制造正在逐渐地走向世界舞台。那么在走向世界舞台过程中,有一些私人的资本(可能会)同时垄断了技术和财富。您认为中国会不会出现类似日本和俄罗斯那种的超级寡头呢?

  张维为:实际上我们现在也有《反垄断法》是吧?要注意的。

  因为中国制度跟美国不一样,我老讲,中国制度是一百个最富的中国人不能左右中共中央政治局,美国是一百个或者五十个富人就可以左右美国的。

  所以我们资本的力量也很重要。资本力量的特点是能够创造财富,但容易导致两极分化。所以我们资本力量上面是有政治力量要稍微给它规范一下,否则要出大问题的。这也是“文明型国家”传统的一部分。

  我倒觉得不光是中国,全世界都要关心这个问题。你看最近脸书公司——实际上是一个丑闻——它向剑桥分析公司透露了8000多万条用户数据,剑桥分析公司就用这个来帮美国做竞选分析,精准地推选广告。这被认为是特朗普当选的一个主要原因。

  这个就是你讲的,一个公司垄断了足够的资源之后,可以达到某种目的。这种如果是真的调查清楚属实的话,我觉得美国政府恐怕都要干预的。

  观众3:关于“民主”,我想问的不是民主意味着什么,是关于这个词,“民主”两个字的叫法。这个词是外来翻译过来的,我觉得这个翻译是不是太“好”了,或者说太“坏”了?

  张维为:实际上我们近代从西方翻译了大量的词汇,很多是从日文转过来的,因为日本里边有汉字。有些翻译确实是后边带了一种对西方文化的过度的崇拜,你看比方“美国”……

  主持人:把好词都给他们了。

  叶青林:“美利坚”。

  张维为:当时“法”国、“德”国,Virtue(道德)、“英”国。所以这些都是历史形成的一个东西。

  我再举个例子就是“美元”,很多人习惯讲成“美金”,他讲美“金”时没有这个意识,但如果你意识到之后,你就会少讲美“金”,就说美“元”,这就更加中性。你当然可以尝试,比方把美国换一个名字,不叫美国,但这个代价恐怕太大。这已经变成约定俗成的东西。

  观众4:张教授,中国模式确实在中国乃至世界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但是主流的西方世界还是不停地在斥责我们。

  虽然您在演讲中提到,确实是我们可以干自己的事,也不用管他们,但是我们毕竟还是跟他们一起生活在这个地球上面。所以我想问一下,您觉得有什么方法能让外界消除对中国的这一系列的敌意?

  张维为:对,我觉得我们可以跟他们介绍、解释、宣介,都挺好的。但是以我自己对西方和西方文化的了解,始终最后它有一个限制,超过这个它就不可能了。

  所以我觉得我们要有一个非常平和的心态。我老讲,我们向你解释,尽可能全面的解释。但是解释几遍之后可以了,不用再多解释了,然后我告诉他们,要你们花时间来了解中国了。

  所以把了解中国模式的任务,逐步地交给老外自己,真是这样的。随着中国的崛起,他会感到越来越有必要来了解中国,这个时候效果会更好,真的。所以我们可以潇洒一点。(完)

  



(责任编辑:钦黎明)

专题推荐